2018年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呵。我从一个中二少年到现在的颓废中二青年,仿佛一切反而更糟了呢。

一切仿佛看不到头。

审查愈发严格,宪法也改了,党指到那里就打到那里。然而这已不再让我恐惧了,让我深感恐惧的是一切都娱乐化,以及阶层固化倾向。

有些东西,人们仿佛不在乎了,不管如何,肚子已经可以填饱了,你呼吁什么互联网自由开放,我却能通过形形色色碎片化的信息流获取廉价劣质的感官娱乐,我们都很开心,我们沉湎其中,不想更多的了,我们停止了思考。

前些日子有一则人大附中国际生的新闻,一个个中国血统的留学生考入中国名校,有人喊不公,不过有一些话值得留意:他们可能真的更为优秀,良好的家庭环境和学校氛围之下,他们能更为健康地成长,变得优秀,内心快乐。这才是真正令我害怕的。

我在写这篇博文时耳间充斥这室友打游戏时的各式音效和外放短视频的激情配乐,寝室外快毕业的学长们聚会归来。我们当中的九成将成为铁路工人。说实话,即使现在给我一个改变世界的机遇,我还真没能力捧住它。

我所不屑的,竟然比我优秀。

廿九年过去了,我感到的只是无力。

对不起,碎碎念叨这么多 2018.6.4